热点关注: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创业起步 > > 正文 >

为创业创新提供更多保障

浏览: 来源: 青年创业网

漫画/曹一

漫画/曹一

  卢周来(经济学者)

  在不久前闭幕的全国两会上,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成为热词,也引发社会关注和热议。

  我老家一个朋友的孩子今年上半年即将从一个三本学院毕业,在毕业后何去何从的问题上,与我朋友产生了分歧。孩子在屡次求职都不理想后,与几个同学约好,尝试自己创业。而我这朋友死活不同意,总想通过关系到国企或事业单位谋个稳定的差事。这恐怕是每年大学毕业季都会在中国大地上循环上演的一幕家庭剧。朋友为此事也没少找我,我很明白作父母的苦衷和担心。

  首先当然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。朋友拿身边其他朋友孩子为例:W的儿子大学毕业后,因为与W逆反,执意辞掉某烟草设计院工作,到深圳去“创业”。按说,深圳有着中国最为宽松的创业环境。但三年过去了,不但没赚一分钱,还把他父亲为他筹的那点“创业资助金”亏没了,不得不到富士康去打工。H的儿子,上了一个学动漫的专业,毕业后到合肥,说是与同学搞一个动漫工作室,结果两年多几乎耗光了几家人的积蓄后,仍然没有拿到一个像样的订单,调查市场后才发现,学动漫专业的这几年全扎堆。还有Z的女儿,没找到合适工作,在家里开淘宝,两年多了,卖的东西一换再换,也没能把进货的本钱挣回来……所以,朋友感慨说,创业与创新听起来是很激动人心的字眼,但一回到现实,最后绝大多数沦为“临时性就业”,有的连基本生活费都挣不到,不得不“啃老”。

 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,还反映在竞争起点不平等上。都说在创业与创新面前人人拥有相同的机会,但实际上,由于每个人拥有的先天资源不同,决定了即使有平等的机会,但抓住机会的可能性也大不相同。朋友举例说,某富豪公子花钱大手大脚,风流绯闻不断,一次出手动辄百万。但他父亲说,为他准备了一亿元的“学费”,可以给他三次投资失败机会。这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吗?更多普通家庭,特别是出身于农村的孩子,不要说上亿创业启动资金,不要说容忍三次失败,根本就无法承受较高投资,更无法承受投资失败之痛。当然,也有资金门槛相对稍低的行业。比如现在媒体一说到创新创业,更多举些IT业或创意产业、文化产业类,但也正因为这些行业创新门槛相对低些,所以,成为诸多毕业学子创业创新首选,使得这些行业与产业一时人员啸聚、竞争惨烈。千万人中能突破重围的能有几人?想创业创新又谈何容易?

  更有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。朋友说,即使孩子一时幸运地在创业创新起步阶段就能有所斩获,但在变幻莫测、波诡云谲的市场上,谁能知道何时会失败,甚至落得不名一文?父母在时,他们还可以有所依;父母不在了,普通人家也留不下什么家产给后代,他们该怎么办?他们能养家糊口吗?

  看来,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分歧,绝不仅仅是媒体所说的“观念新旧上的差异”,而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。尤其是对未来的担心,不仅有制度方面的原因,还有文化方面的原因。

  欧洲企业管理学院(枫丹白露)在研究跨文化沟通时,曾对世界上不同国家人民对不确定性的态度进行过调查。结果发现,东亚一些国家百姓大多属于“风险规避型”,即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与焦虑程度很高。进一步调查发现,在“风险规避型”文化背景下,人们把对“安全”与“归属感”的需求,置于第一位,远高于对“成就”的需求。体现在职业规划上,更多人缺乏企业家精神,而只是希望“被安排”,同时倾向于“终身雇佣制”。与此相反,在欧美国家,人们更多是属于“风险偏好型”,他们认为,充满不确定性是正常的,心理上对此也应习以为常。因而,这类人群更喜好探索与创新,对“成功”与“成就感”的需求则高于对“安全”的需求,在职场上也更倾向于独立承担责任。这也成为欧美小微企业及合伙人企业比例远高于东亚的原因。

  这种文化上的差异也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。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,农耕时代早且久远,人们习惯于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安土重迁,几乎不需要冒险,以一种很少变化的步调在生活。而欧洲历史上游牧与商业文明更早更久远,习惯于征伐与冒险。

  既然是文化上有差异,就无所谓孰优孰劣。调查就表明,风险偏好型国家,人们只有在需要时,才努力工作,无所事事是他们最向往的生活;而相反,风险规避型国家,人们从内心深处就觉得应该努力工作,把勤劳作为一种本分。

  我想说的是,在中国这块历史文化悠久的土地上,在资源配置差距还非常大的现实背景下,要鼓励创新与创业,政府要做的,绝不只是提供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,还应该为创新与创业者提供更多制度保障,更多未来保障,为创新与创业者及他们的家庭解除各种现实与心理上的束缚。

(责任编辑:HN025)

热点信息
网站地图 - RSS地图